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进入禁山
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古栋 本章: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进入禁山

    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进入禁山

    不过也是,陆尘想起他们刚来的时候,胖和尚还迷醉在梦乡,他反正不是个守戒律的人,吃肉倒也算正常。

    至于这世间斑驳杂质也确实不是靠大肆宣扬口号能剔除的了的,小和尚做的也有自己的道理,做好自己即是普度众生。这世间如此多的诱惑,谁又能保证不会堕落,陆尘自己也不敢笃定的说自己是一个好人,会经得起诱惑,万千世界生存本就不易,要想体面,谈何容易,更别说做一个圣人了。

    光是个人的修为,能力挽狂澜吗?答案必然是否定的,但那不是陆尘的目的,他是一条泥鳅即使生在腐烂淤泥也能如鱼得水,身上却是从来不沾泥,有着自己独特的光芒,不求照耀星河,只希望能给身边的人多一点温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陆尘便想到了山下除魔的人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,暗魔是否已除掉,不知道这暗魔又会祸害多少人。

    不对,暗魔本被压在秘境之中,这些人偏偏要摧毁秘境,将暗魔放了出来?这不是徒增麻烦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陆尘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,而且与他在秘境中碰撞过的天火学院的霸体石涛,还有那漂亮女子丹青庵弟子古鸾和那佣兵都不见了踪影,秘境崩塌他们却早早离开,说明,他们是攻打大泽秘境是为了吸引目光,而真正的目的是取这里的传承?

    是了,孔雀王坐镇,区区几只暗魔算的了什么,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。

    只是疯剑道人到底给后世的人留下了什么,让这些人为什么这么不惜代价去抢?

    单单只是他的传承而已吗?可不见得啊。

    陆尘实在想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,看了天空泛起朦胧月色,竟下意识觉得身上微凉,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宗器,今天可曾见过有人到访你们寺庙?”陆尘问道。他想知道那几个人是不是与他们一样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宗器摇了摇头,表示没有,又想了想,道:“不过我今天在山上采药,见到天空飞着好几只大鸟,进了禁山。”

    所谓禁山是胖和尚告诉他的,那个地方胖和尚不允许他踏步,以前采药路过,能听到里面有低沉的嘶吼,似人似兽,恐怖的恨,所以后来宗器都远远地绕着那地方走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小和尚宗器带他们去的那个地方正是禁山,坠魔岭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那几只大鸟说不定就是他们的骑乘工具。

    “宗器啊,你知道山下有很多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,你就没想过下山去见识见识?”李巍问道。

    宗器摇了摇头:“师傅的几个弟子都下山了,我要是也下山,他不就没人给他采茶种菜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师傅的几个弟子,看样子不太认同胖和尚前面的几位弟子,否则应该会说师兄了,这说明了他师傅跟前面的几个徒弟的关系并不好。陆尘一通分析,也不知有用没用,反正就当听八卦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下山么?”见小和尚伶俐,一起跟随而来的师兄弟也不禁想逗弄。

    “想,师父说我可以下山,只要我能天下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是当不了这天下第一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不正好吗,这样就可以陪着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宗器,一群人欢声笑语,一路上也不烦闷。不到一个时辰,一行人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!

    眼前是两座巍峨耸立的石山,中间只隔着只够一人过去的细缝,如同长空一线天,地势微妙之极,从山间小道过来,这边能隐约可见缝隙那边的场景,里面却是漫天黄沙,毫无生机,就仿佛这一道天开之门石门隔绝了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一边是悬崖峭壁,重峦叠嶂,一边不毛之地,荒无人烟,一堵天门竖立中间,隔绝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这便就是禁山。”小和尚宗器到了这里,神色便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其实是一处遗迹,曾有偌大传承创建在此,经历过什么劫难已经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这两座天然形成的偌大石门,陆尘等人靠近仔细打量,并没有轻易进去,小和尚留在原地,似乎很怕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靠近一看,陆尘见这石门内也并非是一望无际的黄沙,不过也不算小,一眼望去足有万顷,一座座宫殿错落,有宽大的广场,巍峨的高楼,在空中甚至还有一座已经缺失一半的悬空之城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残破的建筑都有一道深深的抓痕,仿佛可见曾经那道利爪如同切豆腐将这毁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看的出来此处前世一番繁荣,只是遭遇到了某种劫难灰飞烟灭了,这样的传承就在一夜之间被那利爪的主人撕裂粉碎。

    “这里曾经是什么地方?这也太壮观了,那抓印也太恐怖了,将此地竟然毁成这个样子。”看着这辽远广阔已经风化的遗迹,李巍有些惊惧,惊的是此处传承的伟岸,惧的是如此传承竟然会毁在那一道摄人心魄的爪痕之下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爪痕的主人是谁?是否已经死了?李巍有些犹豫,站在石门外徘徊一时间有些不敢踏入,比起东胜学院,这里强了不止几个档次,连这样的传承之地都毁在那利爪之下,可见那不知是人是兽的凶物究竟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要是还没死,别说李巍,就算陆尘等所在这些弟子加在一起,恐怕都不够给人塞牙缝。

    “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建筑,这不是这个时代的传承。”陆尘观察一番说道。

    从这些建筑的风格就看的出来,这类风格的建筑不似这个时代的建筑,具体是哪个时代的教派陆尘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地方恐怕已经荒废不下万年了吧。”李巍看到哪建筑的一些雕刻已经风化不成样子,推断道。

    坠魔岭竟藏了这么一处绝地,对陆尘等人来说不知是福是祸,疯剑道人的传承真的在此地吗?

    能让凭一抓之力,将一个堪称不朽的传承撕裂,那将是一只什么样恐怖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石门内往外吹出了一阵阵阴风,阴风怒号像是那被埋藏在砂砾下的阴灵的哀嚎,让人觉得寒意刺骨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暗淡,月色明亮冷洒在广阔废墟,这时,阴冷的寒风卷出来一节衣物,正好落在陆尘手中。

    陆尘将它接住,他见过此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天火学院弟子的衣物,石涛已经进入了这里。”李巍说道。

    此物不是别的,正是天火学院弟子身上的一卷,上面的花纹他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一节断袍从门内吹了出来,陆尘想都不用想,之前进去的那一批人肯定遭遇到了袭击。

    不再犹豫,陆尘与李巍等弟子简单交代了下,便准备踏入石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进去,我在外面守着,等到明日清晨若几位施主还未出来,我就去请我师傅。”宗器没有打算跟着进去,他师傅只是交代送陆尘一程,请他师傅帮忙也全是看在李巍给的钱实在太多,保证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的荤腥,这样做虽然没有经过他师傅的允许,可在小和尚心底知恩图报大于给他师傅添麻烦。

    要是这些人困在里面,师傅肯定会出手帮忙的吧,毕竟他平日里吹牛这么厉害。不过宗器在心底向佛祖保佑陆尘他们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宗器,你还是下山回去吧,我们不会有事的。”虽然早就猜到他师傅非等闲之辈,不过还是不想让宗器在这等候了,毕竟山上夜晚是十分危险的。

    宗器坚定的摇了摇头,他有一个特点,就是特别的倔,一旦自己认定的事情,不磕破的头破血流是不会回头的,这一点与陆尘很像。

    “那你拿着这些,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,你就使用。”

    陆尘见执意如此,便也作罢,让他注意安全,给了他一叠护命符纸,便踏进了禁山门内。

    刚一踏入,门内景色之辽阔让人惊叹,这里面实在是太大了!

    这里曾经或许繁荣,但如今已是废墟之地,多大的道统都有可能灰飞烟灭,陆尘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他一路走来,见过无数同样的事情,从来没有哪个道统能永垂不朽,万古长青,总有落败时,似乎自古就有这样的命运,难道真是贼老天的安排?但就是这么回事,无论是修者还是道统传承,谁又能真正做到不朽?

    陆尘不禁想到了自己,这一生之过往,起伏不断,辉煌占多,落魄虽少,却总似命运殊途被一只无形手掌随意拿捏,就好似老天的捉弄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陆尘有些摇摆不定,他一直坚持的修道之行,真的能够逆天改命,脱离束缚,直达真理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巍察觉到陆尘异样问道。

    陆尘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事,只是有些惋惜如此盛大的道统也会一夜破碎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在书中见过更加壮阔的门派,书中描述了那里的人生来就无比强大,能力劈山河,移山填海,甚至是星河都沦为那堪称不朽的存在的武器,浩瀚场景实在难以想象,那里也如我们一样充满了争斗与黑暗,他们追求的又是什么,这无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巍笑了笑:“不过也可能是人胡编乱造,哪有人生来就如此强大,还将星辰炼化成自己的武器,这人还真是敢想。”接着他又认真说道:“只是陆尘你要知道,我们生来就是要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。”

    掌握自己的命运么?

    陆尘认同这句话,只是前方艰难险阻又有多少?过了这道坎,后面还有多少坑去等着自己跳?

    昼伏宵行经大漠,云阴月黑风沙恶!

    夜晚,禁山夜空中的一弯银钩,洒下无限清辉,只是这一轮银钩仿佛让禁山中的空气都变得稀薄寒冷起来,

    非常的冷!纵使陆尘等人都是地缘境强者,也不免有些打哆嗦。这种寒意是刺骨的,无法抵御,它能轻易刺入你的灵力凝聚的保护,直达你的骨髓。

    “好像越来越冷了,这里是什么鬼地方,我的灵力完全无法抵挡。”一名师弟浑身哆嗦,他实在难受,取出了一副烈焰宝甲穿在身上,那铠甲在月光下犹如一轮小太阳,能抵御寒冷。

    一些弟子也效仿他取出火属性的宝物,顿时这一片区域灯火通明起来,远远看去,一行人行走在荒漠中像是即将熄灭的萤火虫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这时,旷野惊现一道杀意,伴随着一声怒吼传来。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丹师剑宗》,方便以后阅读丹师剑宗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进入禁山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丹师剑宗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进入禁山并对丹师剑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