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北国之旅2
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晨逸 本章:第九十一章 北国之旅2

    第九十一章 北国之旅2

    韩丹刚坐下后,就开始数落nv儿:“你瞧你这模样,也不嫌磕碜?一回家就看电视吃东西,也不想想招待客人。Δ』. .哎呀,小方啊,让你见笑了,我nv儿就这样了,亏你还愿意当她的男朋友,真是为难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咋招待他?我把他扛到沙发上去喽?走J步路还能走死人咋地?”端木琴不满地说。

    韩丹皱了一下眉头,接着又说:“你说你,来之前咋就不知道说一句呢?这明天晚上就是除夕夜了呀,这可咋整啊?我这还啥都没准备捏,人家小方来做客你得拿出诚意来呀。你说你这小圈子,我都不知道说你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啥诚意出来呀,咱娘两吃啥他就吃啥呗,方瑜进还是下凡的仙nv咋地?我要吃涮羊R,方瑜进也得乖乖跟我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方瑜进点头说:“那就吃涮羊R吧,你们这边的羊R比较便宜吧?我在南方羊R也吃得比较少。”

    韩丹愣了一下,说:“这……吃羊R吗?来这里就要吃一些稀罕东西呀,我跟一家海鲜酒店的老板认识,现在太晚了,我明天早上就给他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阿姨。这个真不用了,我还真就想尝尝你们市内的羊R。”然后方瑜进又补充说:“我老家是静炎市,我们市内的海鲜市场就有好J家。”

    韩丹点头说:“对对对,瞧我这记X,你们那边根本就不愁吃不到海鲜的呀。那就吃羊R吧,我们这边也有不少品牌老店,要不我挑一家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琴忽然就cha嘴进来:“还品牌老店,你可拉倒吧,钱多得没地方使了是不?咱家不是有一个铜火锅吗?明天整点木炭和牛羊R不就得了,量不够就让方瑜进少吃点呗。”

    韩丹刚要发火,方瑜进就立即说:“在家里吃挺好的,过年就要在家里吃,这样比较有年味,我就想在这里吃,我不喜欢去外面。”

    韩丹丝毫不敢怠慢,第二天就开始准备涮羊R的事,甚至还专门为这事买了一个家用的电动羊R切P机,以保证吃羊R时现切现涮,绝对新鲜。端木琴看方瑜进居然比自己这个亲nv儿还受待见,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韩丹不让方瑜进G活,就把家里的活全都J给了端木琴,端木琴就转手将活J给了方瑜进,方瑜进自认也不能来端木琴家吃白饭,于是就开始切菜洗锅等做准备的工作,而端木琴则看了一天的电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就是除夕夜了,方瑜进回想起过去在学校内与端木琴闹出不和的事,真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到她家吃涮羊R过年,顿时就有些百感J集。

    往铜火锅里倒入凉水,接着方瑜进就往里面加入了切好的葱花、姜丝、虾G与口蘑。盖上锅盖后,就用炭夹将燃烧着的木炭放入铜火锅内,很快锅内的汤水就开始沸腾,虽然这锅汤用料简单,但全都是点睛之笔,所以有一G的清香鲜美的气味在客厅内弥漫。

    方瑜进夹起一P刚切好的涮羊R放进锅内开始涮,红彤彤的RP在沸腾的汤水里上下翻滚跳动,随着时间的推移RP的鲜红Se慢慢褪去,浅褐Se开始占领高地,用筷子夹起涮熟的RP,就可以看到在晶莹的汁水在RP上缓缓往下流淌,RP还在筷子上微微晃动,ru白Se的脂肪部分洁净明亮,十分诱人。

    涮羊R的配料也相当讲究,芝麻酱和花生酱混合出来的酱料香甜可口,酱油搭配豆腐卤咸辣相宜,还有用小磨香油和小辣椒制作而成的辣酱、辅助用的配料还有大蒜、香菜、鱼露和韭菜花等。

    端木琴却一样都没有用,她切好了一个柠檬,就用柠檬块在涮好的羊R上挤出柠檬汁滴在羊R上,然后用羊R就着酸甜的柠檬汁塞进嘴里开始咀嚼。

    方瑜进夹起羊R决定先不配任何酱料尝一尝。羊RP又薄又软,但同时也带有一些新鲜R质的弹X,用力咬下去,都能感觉到鲜美的R汁在口腔内溢开,方瑜进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羊R,惊讶地说:“好N啊,而且没有膻味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了,这个是我找当地一家有名望的涮羊R店买来的。这个羊是今天下午刚杀的,不可能不新鲜。小方你吃的开心就好。”韩丹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方瑜进有些惶恐地说:“这……这怎么好意思啊?”

    端木琴抬起头望向母亲问:“妈,你不来吃吗?”

    韩丹摆了摆手说:“不用了,你们两个小年轻吃就行了,我还有一笔生意要谈,先走了。”然后韩丹就拿起衣架上的风衣穿上,往门口走过去。

    端木琴连筷子也来不及放下,直接就冲到门口处说:“老太婆,你没搞错吧?你以为我千里迢迢来这里是来吃涮羊R的吗?你工作哪天不能谈,偏偏今天也他妈有事?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端木琴一边说,一边激动地晃着手上的木筷。

    “除夕又怎么样?法律没有规定除夕就一定不能做工作啊。”韩丹双手摊开,做了一个无所谓的动作说:“你们两个至少要在这里待到联赛的开幕式,也就是七天以后吧,这七天我都有事不能回来,这笔钱你拿着,和小方一起花了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韩丹就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有着一定厚度的信封递给了端木琴。端木琴气恼地将信封打落在地,说:“我不要你的臭钱,要你陪我吃顿饭都不成?我*!”

    韩丹的一张秀雅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,她瞪着端木琴说:“你说什么?你敢对你的外婆无礼?”

    端木琴无可奈何,只好沮丧低下了头说: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方瑜进想:“虽然有点对不起端木琴的外婆,但能看到端木认错的样子我还是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韩丹无奈地将信封捡起来放在一旁的鞋柜上说:“你这小妮子真是让人不省心,我告诉你,有的事情比一两顿饭更重要,所以我才要走,懂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事比除夕夜家人一起吃个饭更重要?你逗我吧?”端木琴瞪大了眼睛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那就是你的终身大事啊。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你以为还会有第三个眼瞎的?”韩丹一边用食指敲打着鞋柜一边说:“我告诉你,这七天不是来给你玩乐的,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方瑜进怀Y!”

    方瑜进想:“从医学的角度上来讲J乎不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错了,你要想办法使方瑜进让你怀Y。这可比参加什么破比赛重要多了。比赛打完了就没事了,婚姻才是终身大事。你要让方瑜进无法逃脱你的魔掌,一辈子都活在你的束缚中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方瑜进没想到端木琴的妈妈居然用心如此险恶,对自己的照顾全都在暗中安排好了昂贵的价M,他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端木琴无奈地说:“你有没有搞错啊,老太婆。我和方瑜进的关系其实不深,你不要想那么多。现在把大衣脱下来拿起碗筷陪我吃一顿才是正事好吧?我叫你一声姐,啊不,大M子行了吧?大M子,求求你行行好陪我吃一顿吧,咱们两也好久没见了。”端木琴接着就双手合在一起,做出了恳求状。

    韩丹望着端木琴说:“别,别,我叫你一声琴姐行了吧?你如果有一个nv儿天天喜欢说脏话,还X格暴躁,做事强势,男孩子看见她都躲得远远的,你认为当妈的心里是怎么想的?你知不知道,你原来读的那个学校里,那里的男孩子听到你的名字表情都会变,就因为你在课堂上把老师给打出血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瑜进想起了端木琴以前的所作所为,想:“从她以往的X格来看,这事八成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韩丹就指着一个房间说:“我房间里有葡萄酒,你就想办法灌醉他,然后就一口咬定是方瑜进强J了你!”

    方瑜进:“啊?”

    端木琴吓了一跳,说:“什么东西?这是当妈的该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忽然韩丹就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说:“琴琴,你现在年纪小,所以不懂这个道理。你知道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吗?那就是晚上工作完,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家时,却发现有人烧好了一桌热腾腾的菜等你一起来吃,你到时候就会发现这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接着韩丹就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端木琴的脸说:“你妈是离过婚的人,知道一个人过的滋味是什么。当妈的吃过这个亏,说什么也不能再让nv儿受这个苦了。你就是再坚强,也不可能一年四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全方位无死角坚强吧?总会有扛不住想要放弃的时候吧?这个时候能有一个关心你的人抱着你听你唠J句比他妈什么都强,真的。”

    端木琴挠了一下额头,沉默了一会后就说:“妈,我……”

    韩丹立马打断了端木琴的话:“我不是那种说一定要抱孙子的长辈,也不是说认定人就一定要结婚。但如果碰到了个适合你又关心你的人,你还把人家推开,这不是大傻B吗?小方这人不错,值得你托付终身的,最重要的是还能惯着你这幅臭脾气。你爸你妈总是会死的,你弟弟也要成家的,琴琴,你到时候一个人扛得住吗?”

    方瑜进听到这些话后,就望着铜火锅中腾起的雾气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端木琴苦恼地T了一下嘴唇说:“这……哎呀,我和方瑜进不大合适,我们两常常吵架的。别看方瑜进在你面前很乖,他平时经常惹我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韩丹问:“那你带个讨厌鬼回老家给自己的娘看G嘛?你缺心眼啊?”

    端木琴吃了个哑巴亏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韩丹接着又说:“好男人不是从娘胎里出生就是好男人的,你可以慢慢T教他啊。潜移默化会不会?给鞭子再给糖会不会?你”

    端木琴对着韩丹双手合十说:“你放过我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我对方瑜进还不够了解,我真是不懂他,这些事以后再谈,你陪我吃顿饭先。”

    韩丹却双手J叉在X前摆出了一个否定的手势,接着她就穿上鞋拉开了门,回头指着端木琴说:“我告诉你,端木琴。以前你和小白处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,小白是什么层次的人你比我清楚,我当时都不敢相信他会看上我nv儿,后来你两分手时我相当地磕碜。这一次,你要用方瑜进来补偿我。”然后韩丹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端木琴站在玄关处一言不发,接着就回到了桌子旁,无奈地将筷子放回到碗上,方瑜进问:“小白?你前男友的名字叫小白?”

    “够了,方瑜进,这个点我不希望再听到那家伙的名字了,优秀的前男友真的是会变成人生的Y影的。要算烦心程度的话,我认识的其他人类最多也只能算是地狱级,就他属于噩梦级别的了。”端木琴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啊。”方瑜进感叹地说,接着他又问:“那我是什么级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比地狱级还要强的深渊级。再加把劲也是噩梦级了,不过我希望你满足现状,就此打住。”

    端木琴原本回来就是为了和母亲一起吃顿饭,哪里知道造化弄人,自己自作聪明地带方瑜进过来,反而还变成了让母亲离开的导火线。端木琴闷闷不乐地低头吃羊RP,一句话也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方瑜进不是那种一刻都不得安静的人,他也没有再说话,而是选择默不作声地看着火锅内的羊RP慢慢变Se,铜火锅内腾起的白Se雾气缓缓上升,将客厅内清晰的玻璃窗铺上一层朦胧的水汽,凝聚的水珠不规则地往下流动,在窗户上留下了蜿蜒的路径,方瑜进可以透过水珠流动的清晰条痕看到窗外黑漆漆的静夜。

    方瑜进摇了摇头想:“还是别去想以后的打算了,好好把握当下吧。能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,坐在热腾腾的羊R火锅旁吃晚饭就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。”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不用学习的世界》,方便以后阅读不用学习的世界第九十一章 北国之旅2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不用学习的世界第九十一章 北国之旅2并对不用学习的世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